新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|河南快赢481走势图百度乐彩网

標題

標題

內容

廣東作家網 > 粵評粵好 > 批評進行時 > 王十月:老實人王方晨

王十月:老實人王方晨

更新時間:2019-04-11 來源:中國作家網

王方晨是個老實人。

老實人,這三個字,擱別的作家頭上,大抵多是不太樂意接受的。

就好像,說誰是個好人,或者說誰很努力。想來想去,卻再想不到,比這三個字,更能貼近生活中的王方晨。何況,他還寫了本厚厚的《老實街》,為老實人正名,呼喊,希望社會再多些老實人,多些老實人的精神。

這事,擱別人做,這樣的書,擱別的作家來寫,多少會顯得有些假。

王方晨做來,正合適。

老實人大抵有兩種,一種是除了老實,沒什么別的本事,只是個本色的好人,質樸的人,忠厚的人。另一種,是王方晨這樣,老實是他的武器。初次見面,你會對他很放心,不去設防。像我這種在底層江湖混過幾十年的,對人,特別是對文人,多是敬而遠之。王方晨會讓你敬而近之。

王方晨的眼大,說話時,他專注地直視你,眼睛里沒有雜質,見不到心機。一點小心思,也是一目了然的。

他是個絕佳的傾聽者。在魯院同學時,飯后散步,從來不曾聽到王方晨高談闊論。有同學的研討會,他會認真讀書,寫書面發言稿。讀發言稿時,不亢不卑,有態度,卻又不傷人。

王方晨從不臧否人物,人前不,人后也不。

一個人畜無害的人。讓你懷疑,這樣的人,怎么能成為好作家。

汪曾祺先生說:好的小說家,是世故到天真的。

這話我深信。王方晨的眼神里,看不到世故。但我相信,王方晨肯定也是世故的。要不然,他怎么能寫下那么多復雜世故的市井人物來?我一直琢磨,是什么,讓人對王方晨不設防。想來想去,倒還不全在于他的那對大眼睛,而在他額頭的皺紋。

王方晨口拙,遇到我這種愛逞口舌之快的壞人,他唯一的武器,就是將那滿額頭的皺紋堆成多重的“幾”字,你很快就會覺得,對他逞口舌之快,是件特殘忍,特沒成就感的事。

在微信群里,王方晨是另外的樣子。在微信群,他健談,機智,俏皮,而且還有一點點壞。表情包用得也很自如。在魯28的微信群,他幾乎能和于曉威、王十月、王凱、邰筐這樣公認的壞人斗嘴而不落下風。在虛擬空間的他,比在真實生活中自戀。或者說,在虛擬空間的他,更樂意將自己隱秘的自戀展現出來,更樂于放飛自我。他會冷不丁在微信群發一張年輕時帥氣的照片,然后等著大家夸。有人夸了,他會發張更帥的。

他畫畫。他的畫,說不上好,但有種奇怪的風格。

他對自己的畫很自信。當然,這自信限于微信群。

說起來,和王方晨同學四月,我們甚至不太熟。我們的交往,除了上課,散步,只有在玩“殺人游戲”時。王方晨對“殺人游戲”興趣頗濃,他拿到“殺手”,就會格外緊張,你一眼就能看出他是“殺手”。但是他的厲害之處在于,玩過一段時間后,他開始很好地利用大家對他的這種認識或者說錯覺,于是,很多時候,他都是活到最后的勝利者。

生活中的王方晨像楷書,嚴謹有余而活潑不足,衣著也是工工整整。

上課,散步,整整齊齊,圍巾也方方正正,像隨時準備參加諾貝爾文學獎的酒會。

給王方晨寫印象記,絕對是個挑戰。他不是性情中人,沒見過他喝酒,印象記離開了酒局,簡直沒法寫。沒什么糗事,也沒有快意恩仇的記錄。甚至讓你覺得,他不會為朋友兩肋插刀。當然,也不用擔心他插你兩肋的刀。他不是使刀的人。估計連雞都不會殺。他也沒有什么緋聞。唯一的緋聞,還是我制造的。

起因源于我給王方晨看手相,然后斷定,在剛過去的中秋節晚上,他有艷遇。王方晨的臉上現出見了鬼的表情。他試圖否認,但一時居然不知說什么。那雙大眼睛里,有疑惑,也有些慌亂。我說你不承認?艷遇的女主角是某某同學,那天晚上,你們倆,點著蠟燭,吃著月餅,聊文學,聊人生,直至凌晨一點。王方晨沒有抵賴,他承認月餅是吃了,的確是和女同學,也的確是聊到了半夜,但也就是這些。只是,這樣的事,你是如何得知的?他問過我好多次。我說你以為關著門我就不知道?從你手相上一望而知。

從此,在王方晨的認識里,王十月大約就是個妖怪了。今天,我公布謎底。的確,中秋節,他是和女同學一起點著蠟燭吃月餅了,只是他被人一唬,竟忘記了,那天一起吃月餅聊天的,還有王十月。

也只有他這樣的老實人,才會沒做賊也心虛。但也從此看出來,他常常只重本質,不計其余。主題是吃月餅,就不去管跟誰吃,其它的自動屏蔽。

人都是有兩面的,生活中壓抑得過于嚴謹老實了,身體里的不老實,就得尋一個出口。網絡,只是小小的出口,在虛擬空間里,偶爾露一下不老實,他把更多的不老實,用在了他虛構的世界中。

我們常說,文如其人。這話其實不完全對。

很難想象,王方晨這樣一個嚴謹得甚至于有些呆板的人,在小說里,會像個瘋子。

在寫作上,他用硬功夫,三十年,八百萬字,而且多是中短篇。這一身橫練功夫,金鐘罩,鐵布衫,在中國文學界,雖說不上獨一無二,卻也屈指可數。

以他的性格,在文學上,該如金大俠筆下的郭靖,將降龍十八掌一招一式老老實實使來,招招到肉,終成頂尖高手。而事實上,王方晨在文學世界更像丁春秋、任我行,他會吸星大法,可以將文字寫得極其典雅似汪曾祺附體,又可以將先鋒玩得游刃有余,現代后現代結構解構鄉土城市……他有個極好的胃,什么都能消化,他用吸星大法,將各種流派的武功化為自己的內力。于是,他八百萬字的長中短篇豐富復雜風格多樣。

生活中的王方晨是楷書,文學中的王方晨是狂草。

他在文學世界濃墨重彩。他要把生活中被老實壓抑的本我釋放出來。

哪里有壓迫,哪里就有反抗。

本我被強大的自律壓迫,于是,反抗也就越加激烈。不信且看王方晨小說的篇名,就知道,他身體里,有著怎樣摧枯拉朽的力量:《老大》,《王樹的大叫》,《大陶然》,《大馬士革剃刀》,《大宴》,《大聲歌唱》,《巨大靈》,《八百米下水聲大作》……世界夠大,才足以讓他縱馬橫行。

陳集益說,王方晨是匹獨行的孤狼。

我想,好的作家,大抵都是孤狼。無論他表面看上去是老實的,狡黠的,熱情的,冷漠的,優雅的,逗逼的。他們的內心,注定了沒有同伴。

新河南快赢481开奖视频 彩票十大信誉排行平台网 36选7开奖结果今天期广东 时时360走势图 双彩开奖号码 天津时时5星定位计划 河南481游泳夺金下载 新时时彩网客户端下载 幸运飞艇官方开奖结果 辽宁11选5App 最快竞彩开奖结果